3亿都不卖 他花7年研发石墨烯润滑油打破国外垄断

华龙网11月28日0时讯(记者 周晓雪)石墨烯被称为“黑金”,是“21世纪新材料之王”,无数科研者都梦想着利用石墨烯研发出“黑科技”。在重庆,罗廷军花了7年时间,攻克三大技术壁垒,自主研发出油溶性石墨烯润滑油,破解了一道世界性难题。依靠这项技术,他逐渐打开市场,但面对英国企业重金诱惑,他断然拒绝,理由很简单:他想以此打破国外垄断,创立中国的民族品牌,让中国的石墨烯应用技术在世界占有一席之地。

    一场擂台赛 奖励2万元无人来应战

    “擂台争霸!欢迎任何品牌的润滑油与三沃润滑油做性能对比测试,任何一项指标胜出者,现场奖励人民币2万元。”在第82届全国汽车配件交易会现场,一个不到20平方米的展台摆出一则醒目的“争霸令”,旁边堆着一叠厚厚的百元大钞。

    一天下来,偌大的交易会没有一个挑擂者。

    这本是一个值得高兴的结局,老板罗廷军却不怎么满意:“如果是我策划这个活动,我就在展厅大门做一个很大的牌子,摆50万在上面,那样才能体现出来我们有底气!”

    这不是说大话。在中国科学院重庆绿色智能技术研究院的孵化和支持下,罗廷军的三沃科技有限公司与深圳华南石墨烯应用技术研究院深度合作,攻克了油溶性石墨烯三大技术壁垒,自主开发出一系列产品,其中最受市场关注的就是油溶性石墨烯润滑油。

    “国内有其他企业在打石墨烯润滑油概念,但这个行业才刚刚起步,许多企业仍然是代理国外产品,没有掌握核心技术。”罗廷军说道。

    据罗廷军介绍,因受到物质材料的制约,传统润滑油在抗磨、减摩性方面再难有新突破。油溶性石墨烯技术的突破满足了抗磨、减摩的双重需求,摩擦系数减少了一半,升功率大幅增强,机械磨损也随之减小,使得发动机使用寿命大幅延长。同时,利用石墨烯超强的抗氧化性和抗挥发性,能够节省燃油,降低排放,利于环保。

    目前,其公司生产的油溶性石墨烯润滑油已通过重庆大学分析测试中心的拉曼光谱检测,也通过了世界顶级检测和认证机构SGS集团的检测认证,并申请了12项发明专利。

    一个人的实验室 为找亲和剂试了600多种

    石墨烯被称为“新材料之王”,有科学家甚至预言石墨烯将彻底改变21世纪。通俗来说,目前自然界中,这东西最薄、最结实,导电性极好,在很多领域中几乎无所不能。

    目前,石墨烯在物理学、材料学、电子信息、计算机、航空航天等领域得到了长足的发展,但在油溶性石墨烯研究应用上却遇到了瓶颈。“因为石墨烯相互之间具有吸引力,要使其在液体中不产生团聚、均匀分散及在摩擦表面的有效吸附十分困难。解决不了这个问题,就很难发挥石墨烯起到的实际作用。”罗廷军解释道。

    如何改变石墨烯相互吸引的特性,让其在油液中均匀分散,又如何解决石墨烯对摩擦表面的吸附性?这是横在罗廷军面前的三个技术关卡,也是一道世界级难题。

    2011年,罗廷军在家中搭建起“一个人的实验室”,一百多平方的地方摆满了瓶瓶罐罐。每天他就泡在实验室里,最长的时候,两天两夜都没出过门。

    石墨烯想要在润滑油中真正起到抗磨减摩的作用,必须在机械运动的摩擦表面生成石墨烯油膜,而这需要满足两个条件,一是要将石墨烯均匀分散在润滑油之中,二是石墨烯必须对金属表面具有吸附性,否则石墨烯就会顺着润滑剂流动而流动,发挥不了特性。

    为了找到合适的亲和剂,罗廷军从世界各地陆陆续续购买了600多种进行试验。一遍一遍地试验,一次一次地失败,眼看着投进去的钱都打了水漂,还背了一身债务,罗廷军有些坐不住了。他一度问自己:“还试吗?”片刻犹豫过后,又打起精神来,“再试试看吧!”

    有一天,疲惫不堪的罗廷军回忆起,小时候,每逢夏天,小伙伴们都喜欢到河边洗澡。大家将一种植物融入水中,清凉的水渗透每一寸皮肤,舒爽着每一个毛孔。

    “对!就是它!”罗廷军猛然想起,这种植物也许蕴含着他想找的亲和剂。他立马开车回到老家,取了些回来做实验。

    果然,当油温达到60度后,石墨烯与金属表面起了反应,摩擦系数直线下滑。成功了!那一刻,罗廷军激动地掉了泪。

    一身拼劲 机修工人逆袭成“科学怪咖”

    罗廷军平时爱穿夹克,身材瘦高,语速飞快,如果提起石墨烯三个字,他能讲上几个小时不带停。

    16岁那年,罗廷军进入铁道部第二工程局,成为一名机修工人。没有师傅带,他常常跑到其他机修工人身边偷师。好在他悟性不错,基本上看过一遍之后就会个七八分。没过多久,罗廷军就对厂里大大小小的工作上了手。

    当时,厂里有两台从国外进口的大型机器因为出故障,放在角落蒙上了灰,一直没人能修好。队长看罗廷军挺能干,把这个活儿交给了他。

    罗廷军检查了遍机器,发现是喷油的部件调乱了。他三下五除二把机器调整好,通上了电,机器猛地发出“轰隆隆”的声音。“那个声音,听得心里是真舒服!”回想起那个场景,罗廷军脸上满是喜悦。

    罗廷军不是科班出身,几乎没什么科研基础,唯一跟科技扯得上边的,可能就是小时候喜欢看科幻片。“我还记得小时候看的日本科幻片《人间大炮》,‘一二三发射!’,还有看到阿童木借着微型火箭在空中飞来飞去,觉得很神奇。”

    2011年,随着石墨烯进入人们视野,罗廷军敏锐地发现,其背后蕴藏着广阔的市场空间。于是,他一股脑儿地钻进了石墨烯的世界。如今,他不仅成立了公司,还与重庆、深圳等地的石墨烯研究院深度合作,研发石墨烯在更多领域的应用。

    看新闻,了解世界前沿技术,投入石墨烯研究,罗廷军的脑子就像一个高速运转的电脑,每天要安排二三十件事情,但他都一件一件记得清清楚楚。“我做设计图不用作图,脑袋里就形成了一个三维立体图案。”“现在数控车床我都不会编程。”凭着这些“野路子”,罗廷军成了同事眼中的“科学怪咖”。

    一份爱国情 创立民族品牌打破国外垄断

    “我在涪陵换了三沃的机油后,跑贵州铜仁走渝湘高速,400多公里只用了145块的油。”“以前跑个高速,油门踩到底都提不起来,现在踩一半就跑起来了。”“我卖了9年车,第一次感觉机油能提高发动机动力。”打开微信群,看看车主们的使用反馈意见,是罗廷军每天要做的事。

    产品的好口碑口口相传,吸引了一个大客户上门,罗廷军却不“接单”。原来,一家北京知名的石墨烯润滑油企业前来拜访,想谈合作。

    提及此事,罗廷军有些生气,他说,有些号称石墨烯润滑油的企业只是打概念,没能真正实现石墨烯的均匀分散,时间久了,石墨烯还是会团聚沉淀,根本起不了作用。还有些所谓的“石墨烯润滑油”,通过检测发现里面根本就不含石墨烯,只是打着高科技、新材料的名义卖高价,这些他都“看不惯”。

    还有一家英国企业,看到了石墨烯油溶性技术的价值,辗转找到了罗廷军,想要收购这项技术,对方还放话:“2亿还是3亿,你直接报价。”罗廷军当场就回绝了:“这个技术我不可能卖,这涉及整个中国的石墨烯技术应用,是我们国家的优势。”

    这家英国企业后来妥协,想要与罗廷军在技术方面展开合作,共同在润滑油领域开发一个新品牌,没想到再一次被罗廷军回绝。

    “中国的高端润滑油市场,国外品牌市场占了80%,每年在中国挣了上千亿,我们得有自己的民族品牌。”罗廷军觉得,和金钱相比,有的东西更重要,那就是一个国家的科技创新能力,一个民族的未来。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加快建设创新型国家。要瞄准世界科技前沿,强化基础研究,实现前瞻性基础研究、引领性原创成果重大突破。这让罗廷军对于石墨烯的未来应用,有了更多期待。下一步,他打算继续研究石墨烯相关技术,将其应用到涂层、电池、新能源汽车等领域。

    “科技强,国家才强,科技是推动人类文明进步的动力。”罗廷军还记得小时候看的科幻片,当时惊叹的激光武器、机器人、太空飞行等“黑科技”,如今都成为了现实。他相信,不久的将来,那些“不可思议”的事,一定也有他的一份功劳。